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六章 祖地宗祠

大日初升,溫暖的晨光照耀在大周城上,耀耀生輝。

大周王宮。

當一夜未眠的周元趕到宮門前時,此處已是人馬肅立,數千禁衛軍身披重甲,手中槍矛,閃爍著寒芒,軍威強烈。

周擎坐于一匹通體火紅的駿馬之上,笑望著急匆匆趕來的周元,道:“準備好了嗎?”

今天,正是大周祖祭的日子。

周元用力的點了點頭,眼中有著濃濃的希冀之色在涌動,他知道,他體內的八脈能否重現,開始開脈修煉,就要看今日了。

有著侍衛牽著一頭火紅駿馬過來,那駿馬尾尖上燃燒著火焰,但那頭部的位置,赫然是一個略顯猙獰的獅頭。

此為火獅馬,乃是一品源獸,耐力悠久,可馳騁千里而不歇。

原本暴躁的火獅馬,早已被馴服,所以當周元翻身上去時,火獅馬僅僅只是甩了甩火尾,便是安靜了下來。

“父王,走吧。”周元拉住馬韁,少年那漆黑的眸子仿佛是在燃燒,開口說道。

周擎笑著點點頭,然后手掌一揮。

嗚!

有著號角之聲響徹而起,緊接著,上千重甲戰士便是化為一股洪流,將周擎,周元護衛于當中,然后踏著轟隆隆的震動聲,涌出了王宮,順著城內的街道,直奔城外而去。

...

大周皇室祖祭之地,正是大周皇陵所在,皇陵距大周城有數百里,不過以他們的腳程,兩個時辰后,便是抵達。

一座巍峨青山之下,周擎與周元皆是下馬,禁衛軍在此處分散開來,把守著各處通道,即便是飛鳥,若是靠近,都將會被射殺。

“這就是我們大周皇室皇陵所在。”

周擎指著眼前這座巍峨青山,沉默了一會,緩緩的說道:“當年我們周家,便是從這里起家,最后打拼出了一個大周王朝,只不過沒想到,先輩的努力,竟會在我的手中,被打回原形。”

望著周擎那有些黯淡的臉色,周元輕聲道:“父王不必自責,武家有心算無心,數百年算計,誰也無法預料,所以并非錯在父王。”

周擎苦笑了一聲,也不再多說,只是邁步對著那青石鋪就的石梯走上:“跟我來吧。”

周元點點頭,緊隨而上。

石梯通往青山之巔,有九千九十九梯,直上云霄。

兩人緩步而上,神色肅穆,一炷香后,抵達了山頂,只見得那山頂處,一座黑色的宗祠矗立,古老而滄桑,仿佛歷經歲月。

立于宗祠之前,周元轉過頭,在這個高度俯覽下去,眼前頓時微微一亮,只見得在那大地上,三座山脈縱向矗立,隱隱間,竟是形成了一個天然的川字。

而三條山脈蜿蜒匍匐,猶如潛龍,拱衛著他們腳下這座青山,似三龍托珠,一股磅礴氣勢,油然而生。

“好強的氣勢。”周元贊嘆了一聲,他們周家的祖地,看來風水極佳,怪不得能夠開辟王朝。

“天地間有氣運,而這地脈風水,也算一分,我周家能夠起勢,也多虧了這祖地風水。”周擎笑道。

周元抿了抿嘴,道:“地脈風水算一分,但更多的,還是先輩的努力,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只要勤奮自強,再爛的牌,也會有著翻身的機會。”

“而坐享其成,再好的牌,也有傾覆之危。”

少年聲音雖然顯得有些稚嫩,但那隱隱間透露出來的堅韌,倒是讓得周擎有些刮目相看,臉龐上的笑容,更顯欣慰。

“看來這些年的遭遇,也不見得全是壞處。”

周擎摸了摸周元的腦袋,然后步入宗祠,周元跟上,只見得大殿內,供奉著一座座的靈牌,香火繚繞,那些都是大周皇室的先輩,在周擎的帶領下,周元對著那每一座靈牌上香行禮。

最后,周擎的腳步停在了最深處一座靈牌之前,這是他們大周皇室的第一任開國皇帝,周擎在恭敬的行禮之后,然后伸出手掌,將這座靈牌,輕輕轉動。

轟隆。

靈牌轉動,頓時有著低沉之聲傳來,然后周元便是驚訝的見到,在那靈牌后方的石壁上,竟是緩緩的裂開了一扇厚重而隱秘的石門。

石門之內,略顯黑暗,一片幽深,顯得神秘。

周擎望著石門后,神色有些復雜,道:“你能否開脈修行,就看此處了。”

周元聞言,神色也是變得緊張了許多,手掌緊握著,眼神忐忑,不管他再年少老成,也終歸只是一個少年,在關系著自己能否開脈修行的這種大事前面,還是無法保持絕對的冷靜。

周擎看了周元一眼,然后便是走入石門,石門之后,是一條長長的石壁走廊,走廊上燃燒著長明燈,帶來著昏暗的燈光。

兩人都沒有出聲,整個走廊中,唯有著腳步的細微聲音。

如此前行約莫了十數分鐘,周擎與周元的腳步停了下來,因為走廊已經抵達盡頭,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寬闊的古老山洞。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双色球投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