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二十八章 入甲院

王宮。

“好,好,元兒真不愧是我周家之龍!”

膳桌之前,周擎紅光滿臉,肅然的面龐在此時布滿著難以掩飾的歡喜之色,他笑瞇瞇的看向周元,笑道:“你可是不知道,楚天陽專門跑來王宮,在我面前將你好好夸了一番。”

顯然,他也是知曉了周元今日在大周府大考上的表現。

一旁的秦玉,也是臉頰含喜的望著周元,眼眸中滿是欣慰。

周元吃著飯,面對著周擎秦玉的贊揚,倒只是笑了笑,道:“只是一場大考而已,重要的是年底的府試。”

周擎聞言也是點點頭,欣慰的道:“勝而不驕,你這小子這些年的苦,也算是沒白吃。”

“至于年底的府試,的確很重要。”

周擎緩緩的道:“齊王府覬覦大周府,暗中謀劃許久,若是年底的府試再被他們奪得第一,恐怕他們就會開始發難了。”

周擎的眼中掠過寒光,顯然對那齊王府也是痛恨至極。

“可那齊岳如今已是開了六脈,年底府試顯然還會更強,元兒起步比他晚…”秦玉則是有些心疼的看著周元,遲疑道。

想要彌補這之間的差距,周元顯然得付出極大的努力。

周元神色倒是頗為的平靜,只是沖著秦玉一笑,道:“父王母后請放心,我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以往的他,因為無法開脈,所以只能躲在父王的羽翼下,但如今他能夠開脈修行,自然會竭盡全力,為父王分擔一些壓力。

因為他很清楚如今他們大周的局勢是何等的岌岌可危。

瞧得周元這幅懂事的模樣,周擎與秦玉也是感到欣慰,但更多的還是心疼與自責,若是他們當年能夠早早發現武王的陰謀,那也不會讓得大周落到這個地步,同時周元也不必這個年齡就要承擔許多的壓力。

周元也是察覺到周擎與秦玉那有些低落的情緒,當即趕忙轉移話題道:“我此次大考能夠取勝,說起來還是多靠了夭夭姐的指點。”

在那一旁,只是抱著吞吞安靜用膳的夭夭聽得此話,眸子輕輕掃了周元一眼,似是不滿他將話題扯到她身上來。

周擎聞言,點點頭,笑道:“說起來夭夭姑娘的確算是我們的貴人,來,我敬你一杯。”

他話剛落,秦玉就不滿的看了過來,夭夭在她看來也只是一個未成年的少女而已,周擎這般作為,簡直就是帶壞小孩。

不過還不待她說話,原本是不搭話的夭夭倒是明眸微亮,玉手端起了酒杯,一飲而盡,豪爽異常。

周擎一愣,再瞧得秦玉不滿的目光,尷尬的一笑,趕緊將杯中酒喝盡,只是再不敢提起敬酒之事。

齊王府。

一間書房中,油燈中有著火石燃燒,昏黃的光芒,散發開來。

在書桌后,一名身著黃袍的中年男子端坐,他翻看著書籍,面色淡漠,眉宇間頗有冷肅之氣,一股若有若無的壓迫感,散發出來,令人不敢輕視。

在他的書桌前,齊岳垂手而立,面容恭敬。

“你是說,那個廢殿下,如今能夠開脈修行了?”安靜了半晌,黃袍中年男子終于是將目光從書籍中移開,淡淡的道。

“是的,父王,他以開兩脈的實力,打敗了四脈的林楓。”齊岳立即應道。

這黃袍中年男子,赫然便是大周的齊王,齊淵。

齊王雙目微瞇,猶如毒蛇般的陰厲,緩緩的道:“真不愧是曾經擁有圣龍氣運的人,被毀成這樣,都還能夠爬起來,命夠硬啊。”

齊岳眼中殺意掠過,道:“父王,可要將消息傳給武朝?”

齊王沉吟了一下,搖搖頭,道:“武朝如今正在與接鄰的兩大王朝爭斗,哪有心思理會一個等死的大周,至于那廢殿下,他圣龍氣運被廢,更是被氣運反噬中了怨龍毒,想要恢復也沒那么容易,如今說不得只是回光返照。”

齊岳聞言,也是微微點頭,當年周元被廢得太狠,想要爬起來的確不容易。

“而且,就算他真能爬起來,難道我齊淵,還怕一個毛頭小子?”齊淵冷笑一聲,道:“我準備多年,如今就算是周擎都不敢對我如何,一個才開了兩脈的小子,又能改變大局不成?”

“若是連一個廢殿下都要通報大武,反而是讓得他們看輕,未來即便我們謀了大周,恐怕也會被他們摘了桃子。”

齊淵將手中的書籍丟在桌上,道:“只要年底乙院府試第一,大周府就會成為我手中之物,這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年底府試,你一定要取得頭名。”

瞧得齊淵看出來,齊岳毫不猶豫的點點頭,自信的道:“父王放心,年底府試,這大周府,無人能與我相爭。”

“至于那周元,若是他不識趣,到時候,我便再將他廢了,看他還能不能繼續爬起來!”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双色球投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