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三十九章 遇敵

幽暗的森林中,一株株參天大樹聳立,枯黃的樹葉鋪滿了地面,厚厚的樹葉深處,隱隱有著黑影掠過,充滿著危機。

在那林間的一處空地上,周元身軀低伏,全身緊繃,眼神死死的盯著前方,在那里,一頭通體幽黑,頭生銀角的源獸正用冰冷的獸瞳盯著他。

這是銀角獸,一品源獸。

吼!

銀角獸身軀緩緩的匍匐,下一瞬間,卻是猛的暴射而出,猶如一道黑影,帶著濃濃的腥氣直接對著周元撲殺而至。

“龍步!”

銀角獸速度迅猛,周元也不敢懈怠,步伐斜移,身軀便是隱隱的有所模糊。

嗤!

銀角獸鋒利的獸爪搽著周元臉皮掠過。

周元五指緊握,源氣光流纏繞在拳頭上,直接是一拳狠狠的轟在了銀角獸腰背之上。

咚!

銀角獸一聲哀嚎,重重落地,將地面都是砸出了一個坑,不過在落地時,它那尾巴猶如鐵鞭般呼嘯而來,砸在了周元手臂上。

周元的身形被橫掃而出,腳掌在地面連踩了十數步方才穩住。

顧不得手臂上火辣辣的疼痛,周元再度猛的撲出,手掌橫拍,體內的源氣盡數的順著經脈涌動,灌注進了手掌。

“龍碑手,碎山!”

低沉喝聲之聲,破風響徹,隱隱間仿佛是有著細微的音爆聲。

砰!

還不待那銀角獸爬起來,周元這剛猛一拳,已是重重的拍在了其腦袋上,頓時其堅硬的頭骨都是碎裂開來,銀角獸的身軀,轟然倒地。

一拳轟殺了銀角獸,周元也是松了一口氣,緊繃的身軀,似有放松。

嗤!

不過,就在他放松的這一瞬間,在其身后的大樹陰影中,忽有一道黑影暴射而至,鋒利的獠牙閃爍著寒光,狠狠的對著周元咽喉咬來。

“武形態!”

一道低喝,突然響起。

周元手中光芒涌動,一支丈許的斑駁黑筆閃現而出,只見得筆尖雪白毫毛根根合攏,猶如是鋒銳無匹的蓮苞槍尖,其上纏繞著一縷縷的源氣,唰的一聲,便是刺破空氣,從那黑影張開的血盆大口中穿刺而進,將其刺了個通透,死死的釘在樹干上。

周元手握著天元筆的筆尾,抬頭一瞧,只見得一條粗壯的黑蛇被死死的釘在樹干上,鮮血滾滾。

這是暗影蟒,同樣是一品源獸。

“還想來?”周元沖著蛇尸笑了笑,在最開始的時候,他吃了不小的虧,要不是他神魂踏入了虛境,感知敏銳,恐怕在第一次遇見這玩意時,就被吞食了。

周元將天元筆抽回,化為文形態,插在腰間,然后彎身將那蟒尸以及銀角獸的尸體都是扛了起來,一步步的對著森林外走去。

出了森林,走了十數分鐘,便是來到了一處溪谷中,在那小溪邊上,夭夭坐在青巖上,赤裸著玉足,伸入冰涼的溪水中,悠閑的戲水,在那小溪中,吞吞來回的竄動著,追鋪著游魚。

聽到聲響,夭夭轉過頭看了一眼,道:“這次還不錯,至少沒受傷。”

周元將兩頭源獸的尸體丟在地上,聞言有點尷尬,這已經是他在黑林山脈的第五天了,勉強算是適應了與源獸間的搏殺。

不過他第一天的時候,可是滿身的傷痕,胸口上的一道爪痕,深可見骨,那時候的周元方才明白,切磋與生死搏殺之間究竟缺少了什么。

這些源獸都是歷經挑戰生存下來的,個個狡詐狠辣,若是將它們當做圈養豬羊可以隨意斬殺的話,那么恐怕周元就走不出這片山脈。

不過,這些天的一次次搏殺,雖然危險萬分,但對周元卻是有著不小的改變,以往的周元,有著一絲書卷氣,猶如一個弱不禁風的書生。

不過如今,當他進入戰斗狀態時,卻是有了一絲凌厲的氣息。

“將獸血采集一下吧,只取心頭血,兇煞之氣最盛。”夭夭丟出兩個玉瓶,說道。

周元接住,點了點頭,然后就輕車熟路的用小刀切開兩頭源獸的皮肉,將那心頭血搜集而來,裝入玉瓶中。

“現在為止,你殺了十五頭源獸,還差十一頭。”夭夭長身而起,赤著玉足,踩在巖石上,賽雪般的白皙,令得周圍的光線都是黯淡了一些。

周元點點頭,那所謂的“三十六獸開脈紋”需要三十六種不同的一品源獸,所以也要消耗一些時間,不過這個不急,反正他會在這里待一段時間,正好磨練自身。

他能夠感覺到,在這里,他每一天,都隱隱有所變強,那并非是實力上的變強,而是一種心理上的變化,至少,他自信如果面對著幾天之前剛進黑林山脈的自己,現在的他,將會輕松取勝。

當周元在黑林山脈中獵殺著一頭頭的源獸時,在那大周城中,也是發生了一些事,其中最讓人注意的,就是齊王府遭賊,據說是損失了很重要的東西,整個齊王府都是掀了個遍,最后還滿城的搜尋盜賊,鬧得沸沸揚揚。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双色球投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