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六十九章 顯手段

后院,房中。

當周元他們來到時,衛滄瀾與衛青青早已等待在此,見到周元,兩人也是迅速的迎了上來。

“周元殿下,今日可能動手了?”衛滄瀾笑道。

周元笑著點點頭,他也沒多說廢話,徑直進屋,來到床前,此時的衛斌躺在上面,其面色比以往顯然好了許多,但周元知道,這只是因為那贏大師將他體內的瘴魔毒強行壓制下去所造成,可一旦等瘴魔毒再度爆發,就能夠頃刻間要了他的小命。

周元伸手輕拍腰間的黑色乾坤囊,在離開大周城時,周擎也是從皇室寶庫中取了一個乾坤囊給他,雖然品級不高,空間也很小,也就幾丈方圓,但也能帶來諸多的方便。

數個玉瓶出現在了周元手中,然后他又是取出一個玉碟,小心翼翼的將那玉瓶中的液體滴落而進,進行了一些調制。

那些液體一出現,便是散發出腥臭之氣,光是聞上一口,就讓人感到微微眩暈,顯然是劇毒。

衛滄瀾與衛青青雖然早有預料,但面色還是忍不住的一變。

“殿下,你這是打算做什么?”衛青青咬了咬紅唇,開口問道。

周元笑了笑,道:“瘴魔毒極為霸道,想要化解,除非找來一位能夠刻畫四品驅毒源紋的大師,不過這種級別的大師,在我們大周怕是相當少見。”

“所以,只能采取另外的一種辦法。”

他聲音頓了頓,道:“以毒攻毒。”

“至于具體怎么做,待會你們看著便是,不過大將軍請放心,我知道后果,如果沒點把握,也不會如此魯莽行事。”

周元看向衛滄瀾,聲音淡淡。

衛滄瀾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緩緩的道:“既然殿下有把握,那就盡管出手吧,如果殿下真能治好我兒,我衛家,欠你一份大恩情。”

周元笑了笑,沒有再多說,低頭調制著那粘稠的毒液,好半晌后,待得毒液腥臭達到極點時,方才停下。

他自腰間取下天元筆,筆尖點過毒液,然后他的神色也是變得凝重起來,深吸一口氣,筆尖緩緩的落下。

夭夭也是在此時來到周元身后,萬一到時候出了什么突然狀況,她也只能親自出手挽回局面。

嗤!

沾染著毒液的筆尖一落到衛斌皮膚上,頓時發出嗤嗤的聲響,一道黑色的源痕,浮現出來。

周元手腕轉動,筆尖毫不停滯,行云流水一般,一道道源痕迅速的出現。

衛滄瀾與衛青青盯著周元刻畫出來的一道道源痕,眉頭都是皺了皺,他們雖然在源紋上面造詣不深,但還是看得出來,周元現在刻畫的,只是一道一品源紋。

這種品級的源紋,面對著瘴魔毒,根本毫無作用。

雖然心中滿是疑慮,但此時也不好出聲打擾,于是兩人只能繼續看下去。

周元全神貫注,沒有理會其他的目光,他在刻畫出這道一品源紋后,繼續落筆,半晌后,又是一道一品源紋出現…

在接下來的半個時辰間,周元足足刻畫了八道一品源紋。

“這八道一品源紋…剛好將小斌腰椎三寸圍繞。”衛滄瀾目光一閃,終于是發現,周元刻畫的這些一品源紋,竟仿佛是排兵布陣一般,將衛斌腰椎之下那瘴魔毒躲藏的地方,重重封堵。

接連刻畫出八道一品源紋,周元也是吐了一口氣,額頭微見細汗,他閉目休整了一下,再度出手。

而這一次,他的神色更為的凝重,因他將要刻畫的,就是剛剛學會的二品源紋“千蟻蝕毒紋”,這是也是對付瘴魔毒最重要的一環。

周元凝神片刻,猛然下筆,眉心處神魂閃爍,與手中天元筆仿佛融為一體。

嗤嗤!

一道道漆黑的源痕浮現,彼此完美相連,然后衛滄瀾,衛青青便是驚訝的見到,一道復雜而玄妙的源紋,緩緩的出現。

“這是一道二品源紋。”衛滄瀾與衛青青對視一眼,但都是感覺到這道二品源紋,似乎有些不簡單。

周元的筆尖終于是停了下來,他望著那完整的源紋,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這一道“千蟻蝕毒紋”,總算是被他刻畫成功了。

“接下來,就是最重要的時候了。”聽到周元的低語聲,衛滄瀾與衛青青心頭都是一震。

周元手中天元筆輕輕一點,落在了最內層的那一道一品源紋上,頓時源紋綻放著微光,緩緩的蠕動著,仿佛一條在挑釁的八爪蛇一般。

而隨著這道一品源紋的旋轉挑釁,衛斌忽然的痛叫出聲,然后眾人便是駭然的見到,在其腰椎之下處,忽然皮膚都是變得幽黑起來。

那幽黑猶如墨水一般,開始侵染開來,直撲那環繞在周圍的一品源紋而去。

兇悍的瘴魔毒涌來,那一道一品源紋忽然散開,猶如是將軍隊化整為零,于是,那涌出的瘴魔毒,就直接沖向了周圍一層層的一品源紋。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双色球投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