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兩百一十五章 小樓

“他這準太初境,如何有資格成為一等弟子的?”

“若是連此人都能成為一等弟子,那為何我們卻是不行?”

“......”

鋪天蓋地的質疑聲爆發開來,在場幾乎所有人都是義憤填膺的望著這一幕。

那些被評為二等弟子的人,更是感到極為的不爽,畢竟連他們都未曾被評為一等,為何一個準太初境的小子卻可以?

三等弟子更是羨慕嫉妒,眼睛都有點紅。

唯有那些高高在上的一等弟子,冷眼旁觀,不過那看向周元的目光,依舊算不得太友好,那種感覺,就猶如一群虎豹中混進來了一頭癩皮狗一樣...

那名為陸風的白衣青年,神色淡漠的望著這一幕,視線只是瞥了周元一眼便是收了回去,顯然并沒有太過的在意。

而在臺上,周元面對著那諸多質疑聲,倒是神色平靜。

那陳猿面帶笑顏,待得質疑聲差不多了后,方才伸出手掌壓下眾多聲音,道:“這位新弟子情況有些不一樣,有一位大人為他做保。”

此話一出,廣場中先是安靜一下,然后便是爆發出了更大的轟然聲。

“嘁,原來是一個靠關系走后門的...”

諸多新弟子皆是暗自搖頭,臉龐上有著不屑流露出來,雖然他們內心深處也在期盼著這一幕,但眼見到這種情況落在別人頭上,便是忍不住的開始嘲諷了。

那一身紅衣,身材修長火辣的顧紅衣剛開始倒是饒有興趣,因為她也很想知道為何一個準太初能夠成為一等弟子。

不過眼下聽到陳猿此話,紅唇小嘴便是輕撇了一下,什么嘛,原來是個關系戶...

她失望的搖搖頭,便是眸子轉開,再不去看那周元一眼。

“好了,你下去吧。”

在那臺上,陳猿對著周元揮了揮手,笑瞇瞇的道。

周元淡淡的瞧了他一眼,如何不知曉這家伙是故意為之,不過他也沒多說什么,因為他看上去畢竟只是準太初,不管何時成為一等弟子,都會引來非議。

而對付這種非議的辦法,無非便是證明自身,這一點,之后自有機會。

于是,他直接在那諸多目光中走了回去。

那原本站在周元他們身旁的羅松等人,此時也是恢復過來,他干笑一聲,皮笑肉不笑的沖著周元道:“沒想到這位朋友關系這么硬...”

“不過這樣一來,反而討不到好處,以后怕是沒多少弟子愿意和你接觸了。”

他身旁的眾人也是點點頭,雖然心頭冒著酸氣,但面上依舊是在義正言辭的指責著周元竟然走關系的行為。

夭夭柳眉微蹙,微微偏頭,露出完美精致的側臉,肌膚猶如泛著玉光。

那羅松瞧得夭夭首次看向他,頓時一喜,然而還不待他說話,夭夭便是紅唇微啟:“滾。”

羅松面色頓時僵硬下來,他身旁那些人也是嘴角抽搐,顯然沒想到這個看上去跟仙子般清冷的女孩,一開口便是如此的簡單粗暴。

他們面色青白交替,但最終還是不敢多說什么,畢竟夭夭可是貨真價實的一等弟子。

那羅松暗恨的目光掃了周元一眼,便是訕訕的退開。

臺上,陳猿瞧得還是在喧嘩的眾人,淡淡的道:“你等不必不滿,我蒼玄宗規則公正,并不會偏袒誰,你們若是覺得不服,自可挑戰。”

“一等弟子并非就是鐵打不動,若是自身不行,自然也會被取而代之。”

“所以,不要以為成為了一等弟子就可安心,努力修行,才是正道。”

陳猿的話,讓得不少弟子有些蠢蠢欲動,一些不懷好意的目光,若有若無的投向了周元所在的方向。

如果說在場的這一百多位一等弟子中,誰最容易被取而代之,答案顯而易見。

陳猿倒是沒理會眾人的反應,再度道:“從現在開始,你們將會在此修行三個月,三個月后,便是選山大典,只有過了選山大典入了七峰者,才能算做真正的蒼玄宗弟子,若是失敗者,則會成為外山弟子,日后有貢獻了,方能進入七峰。”

眾多新弟子心頭一凜,能夠進入蒼玄宗的,也都算是驕子,自然心高氣傲,所以萬一連七峰都無法進入,恐怕對他們將會是極大的打擊。

“你們的居住之所,都在弟子令牌之上。”

“明日開始,所有弟子開始在“源山”修煉,這是我蒼玄宗獨特打造的修煉福地,你等可要好好把握。”

陳猿此話一出,倒是引起了廣場中有些沸騰聲傳出,一些圣州本土的驕子,皆是眼露熾熱之色,顯然是對此有所知曉。

一些其他大陸來的驕子,則是一片茫然,只能虛心求教。

于是,一些圣州本土的驕子,便是以一種看鄉巴佬般的目光瞧著那些驕子,得意洋洋的道:“連源山都不知道?”

“源山乃是蒼玄宗自創的一種修煉福地,其形如火山,火山內部,刻畫源紋結界,吸取天地源氣,再以重重源紋結界凈化雜質,令得噴發出來的源氣更為精純。”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双色球投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