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兩百五十九章 隱秘

選山大典,在不斷的臨近。

外山間,到處彌漫著苦修的氣氛,所有人都是在爭分奪秒的加強著修煉,試圖令得趕在選山大典來臨前,能夠讓得自身更強一分。

畢竟所有人都知道選山大典代表著什么。

那代表著他們未來的前途。

他們萬里迢迢跨越諸多大陸,方才得到了進入蒼玄宗的機遇,如果未能把握住進入內山的機會,那么他們必然會再度蹉跎歲月,就算以后能夠再次進入,那也是失去了最好的時機,那時候,一些同輩者,恐怕早已是將他們超越。

所以,面對著那無比重要的選山大典,外山中,沒有一個人能夠輕松下來。

即便是周元。

山澗中,周元閉目盤坐,在其周身,有著雄渾的金色源氣呼嘯震動,隱隱間,有著三道源氣洪流在盤旋,那三道源氣內部,隱隱的似乎能夠見到三道若隱若現的獸影,一股兇悍霸道的氣勢散發出來,還帶著細微的龍吟聲。

轟!

三道源氣洪流忽的一震,周元盤坐的青石竟然陡然有著裂紋浮現出來,空氣都是發出了低沉的爆炸聲。

周元緊閉的雙目,緩緩的睜開,眼中有著光芒綻放,接著漸漸收斂。

他吐出一團白氣,眼中有著一抹淡淡的欣喜,經過這大半個月的苦修,他所修煉的九龍典,總算是煉化了三道龍屬源獸精血,修成了三道九龍典源氣。

接下來只要能夠好好將其磨合,這三道九龍典源氣,必然能夠具備強悍的威能。

“看來你的九龍典,已是有所小成了嘛。”在周元欣喜間,一道紅衣倩影掠來,帶著一陣幽香,顧紅衣長腿立于周元身前,笑吟吟的道。

周元看了她一眼,笑道:“最近你們這些圣州弟子,可跟我們這些弟子不對付,你還天天跑來。”

她這段時間,依舊我行我素的前來接受周元指點化虛術,半點沒有受到兩方弟子間的沖突加劇所造成的影響。

顧紅衣小嘴一撇,道:“無聊的爭斗,與我何干?”

她知道那些來自圣州本土的弟子,無非是優越感太強,所以自覺高人一等,而非圣州本土的弟子,其實也是來自各個大陸的驕子,自然心高氣傲,碰撞之間,自然就會產生矛盾。

對于這種沖突,她無力阻攔,但也不想摻和其間。

周元道:“若都能你這么想,自然就沒了這些麻煩。”

顧紅衣雖然性格也是驕傲,但卻很少仗著自身的身份背景去欺凌別人,這也是周元欣賞她的一點。

顧紅衣在周元身前盤坐下來,饒有興致的道:“過了選山大典,你想進入哪一峰?”

周元一怔,沒有回答,反問道:“你呢?”

顧紅衣小手托著香腮,道:“我當然是要進入蒼玄峰啦,蒼玄峰是掌教所在之峰,算是最受弟子歡迎的座峰之一。”

“你家老祖不是洪崖峰峰主嗎?”周元訝異的道。

顧紅衣撇撇嘴,道:“洪崖峰乃是精通外煉之術,一個個修煉得渾身肌肉,鐵疙瘩一樣,難看死了,我才不要去洪崖峰。”

周元一怔,源氣修為若是進入登堂入室后,就有著內煉與外煉,所謂內煉,便是純粹的修煉氣府之中的源氣,源氣壯若星河,磅礴無盡。

而所謂的外煉,則是會以源氣淬煉肉身,兩者相融,肉身舉手投足間,就可崩裂天地,據說修到極致,足以肉身成圣,到那一步,可真是彈指間,可碎星辰。

不過不管是內煉還是外煉,都需要達到一定的程度,最起碼,現在的周元,還沒資格達到這一步,因為說到底,還是自身源氣不夠雄厚,連氣府都還填不滿,談什么內煉外煉。

“那其他峰呢?”周元好奇的問道。

顧紅衣嫣然一笑,道:“比如劍來峰,乃是以自身源氣養劍,化為劍氣,凌厲無匹,可斬星河,論起鋒銳,堪稱蒼玄宗第一。”

“所以劍來峰也是極受弟子歡迎。”

周元眼神一動,那陸風之前所說,他便是有著一位長輩在劍來峰身居高位。

顧紅衣美目四處看了看,然后低聲道:“據我所知,劍來峰的峰主,當年乃是蒼玄宗的創始人,蒼玄老祖座下的童子。”

“只不過后來他聽老祖講道,更是得到了老祖的貼身佩劍,所以在老祖隕落后,自立了劍來峰。”

“但老祖從未說過收其為弟子,所以嚴格說來,他算不得上蒼玄一脈。”

“以后你可要注意,絕對不能在這位峰主面前提起童子二字,這是他的禁忌。”

周元一怔,沒想到那位劍來峰峰主,竟不是蒼玄老祖的弟子,而是他座下的童子,這等事情,恐怕也算是蒼玄宗的隱秘,若非顧紅衣老祖是洪崖峰峰主,恐怕也是難以知曉。

“那其他幾位峰主,都是蒼玄老祖的弟子嗎?”周元問道。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双色球投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