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兩百九十五章 比試

周元與曹獅的比試,還是在圣源峰中掀起了一些波瀾,不過那呂松與陸宏一脈的弟子,無疑只是將此當做一場玩鬧,并沒有太過的關注。

當然這也正常,因為就算是在沈長老一脈中,也沒有幾個人看好周元,即便他是所謂的選山大典第一。

畢竟不論如何,曹獅都是貨真價實的老牌弟子,太初境五重天,其實力,遠勝陸風。

在很多老弟子的眼中,周元與曹獅的比試,顯然是在自討苦吃。

而也就是在諸多弟子抱著這般心態下,五日時間,眨眼即過。

...

云霧繚繞的青松上,一座巨大的石臺矗立。

而此時,在石臺周圍,已是圍滿了身影,甚至連沈太淵都是端坐在上,今日就是周元與曹獅的比試,他自然是要來坐鎮,免得到時候出現意外。

除了他們以外,還有著兩脈的一些弟子也是在這里,顯然都是等著看一場好戲。

當然,他們想看的好戲,恐怕是周元吃癟,畢竟周元風頭太盛,還是選山大典第一,但又因為是內山新弟子,資歷不夠,如今見到有人收拾他,其他人自然也是樂見其成。

在石臺一邊,曹獅笑意吟吟,在其周圍簇擁著不少的弟子,眾星捧月般的將其圍在中央,看其模樣,頗為的輕松,顯然也并非太過將今日的比試當做一回事。

咻!

一道源氣云朵自遠處疾掠而來,最后也是落在了石臺一邊,正是周元,在其身旁,夭夭也是迎風而立,風姿冷若謫仙,驚艷無比,吸引了諸多目光不斷的投射而來。

“沈師。”周元環顧一圈,也是察覺到那些戲謔的目光,也沒有過多理會,只是看向沈太淵,抱了抱拳。

沈太淵沖著他點點頭,神色有些復雜,他對周元的潛力真的很看好,所以他并不太愿意讓周元這種時候就與曹獅起沖突。

但他也知曉正是因為他太過的重視周元,反而引得其他老弟子感到不公平,這才會針對周元,可這些蠢貨為何不想想,若是他們能爭氣一些,他哪需要如此的孤擲一注?

今日這場較量,若是周元輸了的話,之后的一段時日必然都會偃旗息鼓,保持低調,如此的話,紫源洞府怕也是無法落到他手。

而失去了這些資源,周元想要追趕上那些老牌紫帶弟子,無疑就更難了。

心中情緒涌動,沈太淵最終暗嘆一口氣,對著周元點點頭,又看向曹獅,道:“此乃門內比斗,當點到為止。”

曹獅聞言,曬然一笑,道:“沈師放心,畢竟是師兄弟,我會手下留情。”

話音落下,他身形一動,便是落在了石臺中,玩味的目光投向周元,道:“周元師弟,若是此時認輸的話,或許可免得吃苦,畢竟拳腳之間,總會不痛快。”

周元未曾搭理,也是落入石臺,站在了曹獅的對面,面色古井無波。

只是兩人的目光對視時,皆是有著冷光掠過。

在那沈太淵下方,諸位門下的紫帶弟子也是望著兩人的對峙。

“呵呵,周泰師兄,咱們這位師弟潛力是有,可卻就是有些沒規矩,只希望今日之事后,他能收斂一些,最起碼也應當知曉對師兄們要尊重禮讓一些才是。”張衍面帶微笑,對著身旁的周泰笑道。

周泰聞言,眉頭皺了皺,他為人溫和大氣,雖說天賦并不算絕佳,但在沈太淵門下弟子中也是頗有威望。

對于周元的到來,他能夠感受到沈太淵的那種欣喜,這讓得他有些自責與慚愧,因為如果不是他這大弟子能力不足的話,想必沈師也不會如此。

所以,他對周元,頗有善意,因為他也真心的期望著他們一脈能夠出一個人物。

不過顯然并不是所有弟子都是如他這般性情,正如這位張衍,便是不喜沈師對周元的看重,所以此次莫看是曹獅在出面,但在其背后,想來也是這位張衍在出力。

而且周泰也知道,這位張衍師弟對他這個大師兄也不是很服,因為后者的天賦比他更高,雖然比他入門晚,但如今已是快要追上他,所以平日里接觸,對他也沒太多的恭敬。

“張衍師弟,周元師弟有大潛力,能夠來到我們圣源峰以及沈師門下,也算是我們一脈的運氣,如今所給予他的這些修煉資源,待得日后,定能取得更大的回報。”周泰說道。

張衍依舊是笑瞇瞇的模樣,只是眼眸中掠過一抹嗤笑,道:“周泰師兄此話未免也太過的抬舉了,他的確是有些潛力,我不否認,不過怕是還沒資格說算是我們一脈的運氣。”

“選山大典第一又怎樣,難道就能穩進十大圣子嗎?以往又不是沒見過一些選山大典第一的弟子,其中可不少在進了內山后,頂死也就一個紫帶弟子,跟我們沒什么區別。”

周泰皺著眉頭,道:“沈師會如此的看重他,自然是有理由的。”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双色球投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