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四百一十五章 圣宮動手

所謂破源,便是能夠破除天下源氣,在面對著任何的源氣攻勢時,這道破源紋,都將會展露出一種專門的克制與破壞力。

簡單來說,任何的源氣面對著破源,或許其威力都將會被削弱。

這也是為什么蘇鍛那全力以赴的攻擊,在周元的面前如此脆弱的主要原因。

在破源紋的賦予下,他的所有源氣攻勢以及防御,都是沒有多大的作用。

這就是天元筆第五紋,破源。

當然,這并非是說任何的源氣攻勢與防御都對周元沒了效果,因為破源也有著極限,而那種極限,便是取決于周元自身的實力。

他越強,破源紋自然也就越強。

如果他面對的是實力遠超于他的敵人,恐怕破源紋,也只能是做到削弱對方源氣的作用,雖然這一點從某種角度來說,已經很不凡了,但畢竟,不可能如眼下這般摧枯拉朽。

在破源紋的協助下,這場來自蘇鍛等人的挑釁,很快就結束,而那最終的結果,便是只剩下蘇鍛帶起他那幾個不知死活的朋友狼狽的逃出了周元所在的這片區域。

留下了滿地的獸尸以及狼藉。

周元也沒對蘇鍛怎樣,雖說后者屢屢想要以小手段來惡心他,但說實在的,這種層次的人,現在已是入不了他的眼。

即便沒有天元筆的進化,他要收拾蘇鍛,也花費不了多少的手腳。

對于沒有威脅的事物,他顯然還是比較寬容的。

趕走了蘇鍛,周元手中的天元筆便是化為一道流光自其掌心中鉆了進去,最后靜靜的懸浮于氣府中,吞納著源氣。

此時的后方,左丘青魚輕邁著玉足走了上來,水吟吟的美目帶著驚奇的盯著周元,道:“看來我是白擔心一場了,這蘇鍛,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啊。”

她的內心,顯然也是有點震驚的,那蘇鍛雖然只是剛剛踏入七重天,但周元不過也才太初境四重天而已,可即便如此,蘇鍛在周元的手中,竟是沒有半點的抗衡之力。

那周元的戰斗力得多強悍?

她之前還擔心周元在進入蒼玄宗后泯然于眾人,畢竟這種巨頭宗派內的天才實在是太多了,周元能夠在他們蒼茫大陸脫穎而出,但那里的戰績,放在蒼玄宗恐怕只能說是普通。

不過如今來看,她的擔心顯然是多余了。

眼前這個家伙,不管是到了哪里,似乎都是顯得與眾不同。

周元聞言,也是笑了笑。

“好了,既然你這邊麻煩解除,那我也得去守著我那一畝三分地了。”左丘青魚小手輕拍了拍,笑盈盈的道。

“多謝了,你那邊你如果有問題,就來找我。”周元笑道,雙方的關系也算是熟識了,所以他也沒過多的客氣。

“嘁,只會用打架解決問題的蠻子…我這般漂亮,論起威力,可比你那天源兵還要強。”左丘青魚紅唇微撇,小手捧著如玉般的精致臉蛋,驕傲的道。

周元啞然,倒是沒法辯駁,對于很多男人而言,左丘青魚的容顏還真是無法抵御的魅力,所以拜倒在其石榴裙下,被迷得神魂顛倒也是很正常的事。

從某種角度而言,這還真不是一般的天源兵能夠相比的“武器”。

“走啦。”

左丘青魚玉手一擺,嬌軀便是疾掠而出,如百花在輕風中飄揚,身影優雅動人,但又令人無可琢磨,短短一會,便是消失在了周元視野中。

望著左丘青魚離去,周元方才在巨大的旗幟下方盤坐下來,如今天源兵也成功進化,他倒也不用再四處去獵殺天炎蜥了。

而經過先前蘇鍛他們的敗北,想來其他的勢力,應該也不太敢來打他這里的主意。

所以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中,他這里應該會變得極為的清靜。

“那便繼續修煉“天陽神錄”吧…”

周元自語,然后盤坐下來,袖袍一揮,只見得一道道赤紅如血般的巖漿在面前升起,赫然是前些天在賭石場贏來的炎髓。

這些炎髓能夠提升火屬性的功法或者源術的威能,而天陽神錄,也正在此中。

天陽神錄所修煉出的那一口“天陽火”,如今的周元只是小成而已,而大成的“天陽火”,將會由白色化為深青色彩。

若是能夠修至圓滿,“天陽火”則是會從深青化為暗金色,那時候,一口天陽火噴出,真的是擁有著焚山之力。

在周元得到炎髓后,便是在開始修煉“天陽神錄”,如今那口白色的天陽火,已經比之前變得更為的霸道強橫,只是想要踏入大成,顯然還得有所努力。

周元的目光,盯著眼前緩緩流淌的炎髓,然后微微一吸,只見得一縷縷血紅般的火線升起,最后直接是順著周元的鼻息,涌入了他的體內。

頓時間,熾熱的氣息在體內散發,令得周元的身軀變得極為的滾燙。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双色球投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