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寧墨

峰巒疊嶂的群山間,那眾多的目光,都是匯聚于那自一座青峰之頂浮現而出的身影,那些目光中充滿著濃濃的驚愕。

顯然他們都被先前這道人影所說的話驚到了。

眼前這人,怎么敢在這個局面下,對圣宮的首席如此的不敬…這膽子,也太大了吧!

山谷之中,金章等人瞧得那道身影,在經過瞬間的驚愕后,便是忍不住的失聲:“周元?!”

“周元首席?!”

他們顯然都沒想到,第一個趕來救援的,竟然會是周元。

“首席?”

半空中,寧墨也是聽見了那些驚呼聲,當即目光便是有些陰翳的投向那道手持斑駁黑筆的年輕身影,淡淡的道:“你們蒼玄宗還真是越來越不濟了,竟然連一個太初境七重天,也能成為首席?”

他的嘴角彎起輕蔑的弧度。

“這般實力,就算是在圣州大陸任何一方一流勢力中,恐怕都沒資格成為首席。”

寧墨盯著周元,語氣平緩,但卻蘊含著一道森冷的殺意:“小子,現在跪下認錯的話,或許我可以懷著一些慈悲,只割了你的舌頭,以作小小懲戒。”

在那遠處,各方的人馬也是盯著這邊,竊竊私語。

“那小子竟然也是蒼玄宗的首席?”

“蒼玄宗的首席怎會如此之弱?”

“但那金章可是喊得很清楚…”

“不知道什么情況,不過也無所謂了,這小子雖然有些勇氣,但卻是太蠢了一些,竟敢對寧墨說那種放肆的話,今日想必是要付出慘重代價。”

“…”

在他們看來,僅僅只是七重天的周元,在這種場合下,簡直就是送死。

在那諸多目光的匯聚下,周元倒是笑了笑,他并未理會那寧墨,只是看向山谷中的金章等人,道:“你們沒事吧?”

金章搖了搖頭,道:“周元,就你一人嗎?”

“其他人馬上趕到,我先到一步。”周元說道,他是擔心這邊支撐不住,所以方才加快了速度,不過眼下看來,來得正是時候。

金章點點頭,源紋筆一擺,眉心神魂之力涌動,便要升空而起,去助周元。

轟!

不過他身影剛動,天空之上,忽有一道狂暴無匹的勁風呼嘯而下,大地都是崩裂,金章源紋筆下,迅速的有著源紋流淌而出,化為道道光圈。

砰砰!

光圈盡數的破碎,不過金章身影也是飄飛而退,抬起頭來,面色凝重的望著半空中,只見得那里有著一道高壯的身影凌空而立。

他手持黑色鐵棍,面色漠然,居高臨下的看過來。

正是圣宮另外一位首席,王淵。

“都老老實實的呆在谷里面吧。”王淵聲音漠然,然后他微微偏頭,看向寧墨,道:“一分鐘時間。”

寧墨聞言,嘴角有著一抹猙獰笑容浮現出來,道:“足夠了,我會打斷他的四肢,讓他永遠的跪在這里,讓后來的人觀摩。”

言語之間,殺意幾乎是要彌漫出來。

顯然,周元激怒了這位圣宮的首席。

轟!

當其聲音落下時,寧墨的衣袍猛然鼓動,雄渾的源氣宛如風暴一般自其體內席卷而出,帶來著強橫的壓迫感。

那自他體內散發出來的源氣,呈現赤紅色彩,彌漫著高溫,遠遠看去,宛如巨大的火柱,沖天而起。

轟!

寧墨眼中有著赤紅升騰,他雙掌一握,一道赤紅的源氣長鞭出現在其手中,長鞭宛如巨蟒般的撕裂天空,狠狠的對著周元所在之地,重重甩下。

嗤啦!

空氣都是在此時被燃燒。

那一鞭之威,凌厲霸道。

長鞭呼嘯而下,周元的身軀迅速的虛化。

赤紅的源氣長鞭落在周元身軀上,卻是穿透而去,那是一道殘影。

轟!

長鞭落在地面上,整座山頂都是在此時爆裂開來,裂痕蔓延,巨石滾落。

寧墨冷笑,手掌一抖,赤紅源氣長鞭瞬間轉向,對著不遠處的一塊巨石甩去。

砰!

巨石爆裂,一道虛幻的身影暴射而退。

砰!砰!

不過不管那道身影如何疾退,但那源氣長鞭都是如影隨形,一時間,附近的山峰不斷的炸裂,一座座山頭,不斷的崩塌。

這在眾人看來,顯然是周元根本就沒有辦法反擊,不斷的在躲避著。

不過能夠躲避這么久的時間,這身法速度,倒是不弱。

但當眾人看見寧墨臉龐上那戲謔的神色時,便是知曉,后者完全是在戲耍。

“寧墨,別玩了,浪費時間!”遠處,那王淵有些不耐的道。

“哈哈,好。”寧墨仰天長嘯,他臉龐上浮現森然笑容,腳掌猛的一跺,腳下的空氣,都是在此時炸裂開來。

他的身影,瞬間消失。

嗡!

下一瞬,他的身影直接是在那眾多目光的注視下,出現在了不遠處的一座山頭之上。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双色球投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