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七百三十章 再見老祖

嗡!

當第四道圣紋呼嘯而來時,四道圣紋頓時投入到了蒼玄圣印中,而圣印微微一顫,下一瞬,有著浩瀚的光波猛然間自其中爆發出來。

光波肆虐。

隨著光波的爆發,此地所有的強者頓時驚喜的發現,這片原本被圣元宮主禁絕的源氣,竟是再度的出現了。

顯然,圣元宮主的禁源,被破了。

當浩瀚光波肆虐的那一刻,近在咫尺的周元,其眼瞳也是被光波所覆蓋,他下意識的緊閉雙目,數息后,方才緩緩睜開。

而當其雙目睜開時,卻是忍不住的一愣。

因為他發現周圍的景象已是發生了變化,此時的他,身處古老星空之間,而外界的激戰,也是在此時消失而去。

“這里是...”周元眼中驚疑不定。

“這是圣印內部的一處小空間。”有著一道笑聲響起。

周元一驚,猛的抬頭看向前方,只見得那里,有著一座光蓮懸空,光蓮之上,盤坐著一道身影。

那道身影,身披長袍,頭發披散,他的面龐,宛如少年一般的白皙,一對滄桑深邃的眼眸,帶著笑意的望著周元。

周元望著他,漸漸的張大了嘴巴。

“蒼,蒼玄老祖?!”

眼前這身影,赫然是當初在那圣跡之地中他見到過的蒼玄老祖。

“老祖,你沒死?!”周元驚喜萬分,如果蒼玄老祖沒死,那豈不是就有人能夠對付圣元了!

“死倒是死翹翹咯,只不過圣者沒那么容易徹底被磨滅,這是當年隕落之際,我的一些殘魂隱匿在了蒼玄聲音中而已。”面白如玉的蒼玄老祖打了一個哈欠,笑瞇瞇的道。

“現在那圣元宮主馬上就要來搶奪蒼玄圣印了,青陽掌教他們根本就攔不住!”周元急道。

蒼玄老祖輕嘆一聲,道:“我已感應到了。”

周元深吸一口氣,道:“那現在怎么辦?如果圣元宮主得到蒼玄圣印,恐怕蒼玄宗也會不保。”

蒼玄老祖道:“我這道暗留的手段,本是打算當蒼玄圣印落到圣元的手中,當其開始煉化時,我再突然出手,將其重創。”

他搖了搖頭,道:“但眼下來看,怕是來不及了,你那小女友,竟然解開了封印...”

周元忍不住的道:“夭夭解開封印后究竟會發生什么?”

蒼玄老祖沉默了一下,答非所問的道:“現在還不是她解開封印的時候。”

旋即,他又是以一種極為古怪的目光看著周元。

周元被他的眼神看得極其的不自在,道:前輩這么看我做什么?”

蒼玄老祖嘿然一笑,道:“老祖我覺得你這小家伙倒真是有些厲害,竟然能夠讓得她對你生出感情?”

上次遇見的時候,周元與夭夭雖然一起,但蒼玄老祖還是感覺得出來,那時候的兩人,更多的還是一種朋友關系。

可這一次,那關系,顯然有些不一般了。

不然的話,夭夭怎么可能會為了保護周元而主動解開封印?她竟然能夠動情?

周元有些尷尬,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們是兩情相悅。”他最終說道。

蒼玄老祖眼神莫測,淡笑一聲,道:“只能說你這小家伙運氣太好,遇見了對的時候。”

周元皺了皺眉頭,想要問更多,但一想到此時夭夭的處境,只能將其壓下,道:“老祖,你交給我的任務,我可是幫你完成了,當年你隕落,罪魁禍首,乃是雷鈞峰主。”

蒼玄老祖眼神復雜,道:“當你們來到這里時,我也知曉了一切所發生的事,我也沒想到,我這位老友的心中,竟然對我有這么大的怨恨。”

“在我少年時,雷鈞的確是我所仰望的目標,那時候遇見一些欺凌,都是他在保護我,他的確是如大哥一般...”

“后來,我登頂這天地時,卻是發現他依舊在那小城中,只是當年的天才,如今已是有些籍籍無名,所以我帶他一起開創了蒼玄宗...”

“現在來看,恐怕他的心中并不認為這是一種幫助,反而是覺得,我將其帶走,是一種羞辱吧?”

周元沉默了一下,道:“曾經眼中的小弟,后來成為了他只能仰望的存在,心中失衡,自然容易走了極端。”

蒼玄老祖輕輕苦笑一聲,即便是成為了圣者,可對于人心這般東西,依舊不是能夠輕易洞穿的,當然,這也是因為雷鈞真的是隱藏得太好了。

“算了,先不說他了。”

蒼玄老祖擺了擺手,道:“眼下的當務之急,還是得先解決掉圣元這個麻煩。”

“怎么解決?”周元急忙問道:“他現在也踏入圣者境了!”

蒼玄老祖淡笑道:“他那算什么圣者境,借助外力,稱不得真圣。”

“當年若非是圣族出手,他圣元連向我出手的膽子都沒有。”

他看向周元,道:“我這最后的力量,原本是為了陰他一把,但眼下看應該是沒那個必要了,既然如此,那就正面斗一場吧。”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双色球投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