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元尊 >

第七百六十一章 修煉劍丸

伊家將周元定位外援之一的消息,雖說有著保密之心,但奈何伊家也是人多嘴雜,難以真正的禁絕,所以也是很快的在這玄州城內傳播了開來。

消息傳開,不出意外的就引起了諸多嘩然聲。

顯然誰都沒想到,伊家此次的州主之爭,竟然會請一個神府境中期的外援…而且周元在這小玄州可謂是籍籍無名,并沒有任何驕人的戰績與名聲。

所以各方勢力都對伊家此舉感到很是不可思議。

州主之爭,本就雙方各有五個名額,可謂是珍貴至極,伊家將一個外援名額放在這個周元的身上,簡直就是尚未開戰,就已自斷一臂。

這種行為,極其不智。

“伊家此舉,簡直糊涂啊。”

“伊家主身隕,如今是伊秋水掌家,小小丫頭,終歸還是青澀天真了一些。”

“嘿嘿,聽說那周元模樣倒是端正,而且還是伊秋水帶回來的,莫非是其情郎?所以才執意請其為外援?”

“伊家的兩位天陽境長老,竟也會同意?”

“唉,看來此次的州主之爭,伊家要吃大虧了,若是州主之位落在邱家手中,伊家這些年在小玄州的謀劃,恐怕就要被逐步瓦解了,最后說不定,還得狼狽的退出小玄州。”

“是啊,那邱家將正在天靈宗苦修的邱凌都是召了出來,擺明是對州主之位,志在必得。”

“.…..”

玄州城內,諸多聲音不斷,但大部分都是對伊家此次的州主之爭保持著看衰。

而對于玄州城內的這些非議,伊家的人倒是頗為的忿忿,但又沒辦法解釋什么,只能忍氣吞聲,只是如此一來,就只得將怨氣投注到那引起這場爭端的罪魁禍首周元的頭上去。

伊家后院。

一座獨立的庭院中,綠茵蔥郁,有著古樹生長,龐大的樹蓋將小院遮掩了近半,顯得幽靜。

在那古樹粗壯的樹干上,周元盤坐,眼目微閉。

對于那場州主之爭,他既然接下了伊秋水的重注,自然相當的用心,雖說這小玄州一州之地不可能與蒼玄宗相比,但周元也明白,混元天畢竟是諸天之最,他不能真的心懷小覷。

周元膝蓋之上,有著一支斑駁的黑筆懸浮著,吞吐著天地間的源氣。

正是天元筆。

周元眼目睜開,看了一眼天元筆,眼中露出一絲無奈之色,自從天元筆第五道源紋“破源”覺醒后,直到現在,那第六道源紋都未曾徹底的覺醒。

如今的天元筆處于下品天源兵的層次,如果再覺醒一次,說不定能達到上品。

上品天源兵,想必就算是在這混元天內,都應當算得上是神兵利器了,尋常天陽境強者都不見得能夠擁有。

當然,周元更重視的并非是天元筆的品階,反而是天元筆覺醒的源紋,之前第五紋“破源”,不知道給周元帶來了多大的好處。

而第五紋就已如此,不知那第六紋,又該如何的奇妙?

只是,這一兩年來,周元時刻蘊養天元筆,那第六紋也遲遲不現,可見這天元筆的胃口之大…

“看來還需要一些時日。”

周元自語,不過這些年的蘊養也并非是完全沒有作用,至少周元能夠見到,斑駁筆身之上,那第六道古老源紋,已是漸漸的綻放光澤。

想必離第六紋覺醒,也不是很遠了。

心中掠過這些念頭,周元便是暫時不理天元筆,而是雙掌虛合,一縷縷源氣在其掌心間盤旋,源氣伴隨著不斷的壓縮,轉動,隱隱間,竟是有著一絲絲極其鋒銳的氣息散發出來。

嗤嗤!

周圍的虛空,都是被那種鋒銳漸漸的撕裂出一些痕跡。

宛如劍氣。

這些鋒銳的劍氣在周元的掌心中不斷的匯聚,壓縮,如此足足半日后,周元的掌心中,開始出現了一顆約莫豆粒大小的劍氣小丸。

周元望著掌心懸浮的小小劍丸,眼露沉吟之色,他眼下所修煉的,自然是劍來峰的蕩魔劍丸術。

如今初來天淵域,他需要不斷的增強自身的實力,而在離開蒼玄宗之前得到的蒼玄七術,則是他必然要修煉的。

而這幾術中,蕩魔劍丸術乃是純粹的殺伐之術,攻擊力極端的強橫,周元早在蒼玄宗時,就對其頗為的眼饞,所以在將其得到后,一有時間便是在參悟,如今倒是初見成效了。

“不過想要凝煉劍丸,還需庚金之氣與源劍氣融合,方可形成真正的劍丸,眼下我這劍丸,還處于虛浮之中,威力不強。”周元自語。

不過庚金之氣需要從一些罕見的天材地寶中提煉,價值也是相當的不菲,而現在周元孤家寡人,什么儲藏都是在空間亂流中被毀了,活脫脫的窮鬼一個,連祖龍經晉級所需要的材料,都是厚著臉皮從伊秋水那里要來的,哪還有能夠提煉庚金之氣的天材地寶?

【記住網址 www.shengwuxingchen.com 圣武星辰】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双色球投注图